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699606981057802431@qq.com
首页 > 观点 > 正文

乡村振兴背景下诸城模式的传承与创新

2021-03-29 08:27:35   人民日报市场报   点击

武汉轻工大学在读研究生:张晟

这个东鲁小城有太多的故事。

 这是一片历史悠久的土地。这里诞生过上古名君舜帝,宋代大文豪苏轼在他人生最鼎盛的时期在此任太守两年,写下了《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江城子·密州出猎》等千古绝句。这里名人辈出,古有春秋七十二贤士之一、孔子的学生公冶长,《清明上河图》的作者、宋代宫廷画家张择端,北宋金石学家赵明诚,清代体仁阁大学士刘墉,《四库全书》总阅窦光鼐等名士重臣;近有中国共产党的“一大”代表王尽美,一代诗翁臧克家,文学巨匠王统照、陶钝、王愿坚名垂青史。这里还是全国罕见的恐龙化石宝库,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鸭嘴恐龙化石就出土并陈列于诸城,因此,这里又称“中国龙城”。

 但是这是一个没有区位优势和交通优势的县级市,不靠海,没有什么资源,新世纪前没有铁路,至今也没有通过高铁。然而她却创造了令人惊叹的经济奇迹:这里有世界最大的商用车生产基地、世界最大的天然色素生产企业、中国北方最大的西装生产基地、亚洲最大的前车桥生产企业,还有国内规模最大的肉鸡出口企业、国内最大的玉米淀粉加工企业、国内最大的肉丸生产企业,亚洲最大的榛子全产业链基地。在2019年中国百强县名单上,它位列第41位,以优异的成就彰显着自己奔放的活力。

 如今的诸城,已然成为一座活力四射的现代化城市,走在诸城的市区,高楼鳞次栉比,设施现代奢华,川流不息的名牌汽车,仿佛使人置身国际化大都会。

 四十多年改革开放的发展,如今她已经蜚声海内外。“得利斯”、“希努尔”、“福田汽车”、“惠发食品”、“诸城外贸”、“义和车桥”、“魏榛”等享誉盛名的名牌,她们都是从这里迈出第一步,并且坚定地走向了世界。

 一个县级小城,何以如此的辉煌?

 揭开层层错综复杂的面纱,剖开诸城改革开放发展的历程,我们会看到一个永远走在路上的诸城和一群永远不甘寂寞诸城人。每一次变革都是要付出代价换来的,我们说,创造一种观念,跟打破一种观念一样艰难。诸城的成长历程,印证了这一点。每一次的发展,都是基于一次思想的解放。解放了的思想,引领着她走向更大的发展。在诸城发展的道路上,有三次大的跨越,把诸城推到了今天如此发达的境界。

 老宋的家在诸城市贾悦镇谢家庄村,村东是一片丘陵地,唤作走马岭。村西有一条小河从远处的沂蒙山蜿蜒流淌下来,在这里迂回,河的名字叫做温凉河,平日里这条小河两边的水温,截然不同的有着两个温度,故名温凉河。

 已经年过古稀的老宋撅着浓密的胡子,回想起这片土地三十年的变迁,总会陷入深深的沉思。

 

 一、见龙在田:农业产业化的发展之路

 第一个改变诸城的大变革,叫做“农工商大合唱,贸工农一体化”。

 如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起源于安徽省小岗村一样,农业产业化发源于山东省潍坊地区,而诸城的“商品经济大合唱、贸工农一体化”,无疑是其中最靓丽的部分。

 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这项改革,是诸城改革道路上的第一次大跨越,这项改革以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为导向,以农副产品加工经营企业为龙头,以家庭经营为基础,通过利益吸引和系列化服务,把农工商贸结成风险共担、利益均沾的经济利益共同体。龙头企业,把腿伸到农村,根据国家计划和市场需求,与农户签订合同,建立农副产品生产基地,提供全程服务,扶持生产,培植货源;农户,按照合同进行定向生产,按时交售产品;政府部门做好宏观管理和协调指导。从而逐步形成生产、加工、流通和调控四位一体的城乡经济运行机制。城市和农村相结合,国营、集体、联合体和农户相结合,农工商贸各部门相结合,与市、省和国外企业相结合。搞一体化,不搞一律化,市乡村多层次推进,紧密型、半紧密型、松散型多形式发展。

 诸城通过这项改革初步建立起生产、加工、流通一条龙的大农业系列化服务体系。后来活跃于国际舞台上的诸城外贸集团、得利斯集团等企业集团,无一不是这项改革推起来的丰硕成果。

 诸城外贸集团公司靠贸工农一体化发展模式走出了一条把广大农村与国际市场相连接的致富之路。许多从这家公司中得到好处的农民称赞他们两眼盯着国际市场,双手拉着万千农民,是全市农民闯荡市场的“龙头”。

 在当时,对于经济条件落后的农村养鸡专业户,诸城外贸具体的运作办法是:鸡苗和与之相关的疫苗、饲料等等一系列需要花钱的东西,前期都是赊给农民或者收取很少一点费用,他们还积极帮助农民养殖专业户联系银行,给他们争取建设养鸡场的建设资金。通过这一系列的运作,农民建立养鸡场,前期的投入是极其少的,这对于在八十年代一穷二白的农村创业者而言,无疑是极其重大的帮助。养殖户只管养,肉鸡养大后,外贸集团负责百分之百的回收,并负责后期的加工和市场的推广。扣除在这里借到的养殖成本,剩下的都是养鸡户的利润。

 整个的过程,外贸集团带动广大的养鸡专业户,成为了合作关系的发展共同体,结成了从养殖到最终完成销售服务的闭环式的经营链状结构,参与者结成了一个命运共同体,大家共同打造了诸城外贸这块共享的金字招牌。

 农业产业化,最重要的基础在农村,生产源头在农村,农民是企业的战略伙伴,也是企业应该全力维护和回报的对象。诸城外贸一如既往地在符合农民意愿、带给农民实惠、得到农民拥护的基础上与农民相依相存。他们建立了农民利益优先机制,解除农民后顾之忧。强化服务与扶持,提高农村种植、养殖户的生产水平。协调利益关系,保护乡镇和农民的积极性。在企业高速发展的同时,始终把农民利益放在首位,针对分散的农民经营经不住市场冲击的现实,通过健全与农民的利益联结机制,使企业与农民形成了互利双赢、利益均沾的鱼水关系。他们很清楚的知道,市场最不好的时候,正是农民的利益最需要保护的时候,谁在这时候保护了农民,谁就是保护了生产力,谁就最好地保护了自己。不仅增加了农民收入,也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这样以来,既有利于加快现代农业建设,也有利于企业得到农民朋友更多的支持和信赖,从而获得自身更快、更好的发展。

 老宋就在那个时候,开始了他一个农民创业的道路。他的养鸡场,经过两年的扩大,到1991年,一年给他创造了三万多的纯利润。那时候,我们的国家干部,一个月才一两百块钱工资。

 当年的老宋现在已经成了古稀之年的老人了,作为一名早早实现了小康生活的人,他给孩子在城里买了房子,他跟老伴有时间也来城里住几天,尤其是整个冬天,由于城里的房子有暖气,他跟老伴在城里跟孩子们舒舒服服过上一冬,享受一下儿孙绕膝的美好生活。谈起当年他的专业户之路,他张开掉了一半牙齿的嘴巴,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他说,他这个祖上八辈子贫雇农的后人,没有想到能够有一天在城里买上了大房子,过上了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的幸福生活。还是共产党领导的好啊,没有党的改革开放,没有诸城市领导的“贸工农一体化”的发展举措,哪里会有他今天的好日子。

 时任潍坊市委副书记的刘峰岫,在广泛调查研究、全面总结后,在全国率先提出了“农业产业化”这个对我国农业发展具有历史性重大影响的概念。所谓农业产业化,就是指在保持家庭承包经营责任制稳定的前提下,结合本地区实际,围绕本地的重点产品,实现该产品的产前、产中、产后的农工商、产供销一体化生产经营,达到产业区域化、经营市场化、管理企业化、服务社会化的目的,从而使农业真正走上城乡优势互补,产业相互促进的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二、潜龙腾渊:产权制度改革

 1992年,诸城市对市属150家独立核算企业进行资产清理,结果令人大吃一惊:68.7%的企业明亏或暗亏,亏损额高达1.47亿元;全市企业资产负债率80%以上,每年支付银行利息达1.5亿元。诸城经济到了不改革即走向深渊的境地。

       对于企业存在的现实问题,有些人不是看不到,也赞成改革,关键是缺乏改革的紧迫感和勇气。当时,围绕着“姓公还是姓私”的讨论风起云涌,涉水的人,不知道前面会是天堂还是地狱,这大大束缚了人们的手脚。庆幸的是,诸城当时的领导班子,拿出了这份勇气,把握了时代发展所赋予的机遇。毅然地开始了企业体制改革的大胆尝试,企业产权体制改革在全国走在了第一步。

       诸城率先在全国开展了以明晰产权关系为主要内容、以股份合作制为主要形式的企业改革。这一曾被人误读为“卖光送光”的“诸城模式”,在后来的实践中显现出强大魔力:救活了一大批企业,形成了良好机制,转变了企业家和职工观念,锻造了一个成熟的企业家队伍。在改革中脱胎换骨的企业,焕发了生机与活力,如今60%已做大做强。

       与此同时,诸城认真分析县域产业发展方向,制定了产业发展规划,在产业培植上突出重点,把资本向主导产业调整,千方百计造龙头,通过龙头带动,拉长、加宽、增厚产业链条。

       老宋的儿子,后来做到了诸城一家中型服装企业的董事长,对此深有感触,他
企业的前身,是集体企业的一家服装厂,以前主要加工一些成衣出售,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受南方服装的冲击,改制前已经频临破产。实行体制改革以后,产权明晰了,一大部分职工成了企业的股东,大家知道自己的命运和企业拴在一起了,公司成立了董事会,组建了新型结构的企业领导集体,短短的一年,他们以承接外贸出口加工定单的业务为主,已经扭亏为盈。

 为什么这样一改,这么短的时间就有这么大的变化呢?企业体制改革中,企业得到了什么力量,发展得如此之快呢?

 首先,它使得企业员工由原来的称呼上的主人,变成了物质上的主人,因为你投资了,你就和企业变成了一个命运的共同体,企业垮了,你就会血本无归,你就不能再和以前那样,反正企业有领导,我闭着眼睛往前走就行了,有了责任感,就会有了动力。第二,它改变了大锅饭的格局,企业实行了新的奖惩制度,所有的岗位都跟效益挂钩,真正实现了多劳多得,谁不愿意多赚点?他们的一个业务员,把日本一家大公司的业务拉进来,光这一个单子,就可以养活全厂,他自己的业务奖金一年下来就有几十万,这放在以前是不可能的。第三,体制的改革,使企业在思想上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解放,对以后的发展,可以说意义深远。

       从济青南线一下高速,转入诸城市区不远,就可看到一片占地规模很大的厂房,这就是北汽福田在诸城的生产基地。从多年前小小的摩托三轮起家,到后来生产微卡、轻卡、中卡,而今北汽福田在诸城的商用车产量已达到全球第一,产值300多个亿。

       在诸城工业经济中,北汽福田是当之无愧的巨人。这个巨人,是当初送出去的“孩子”长成的。

       1994年,诸城将市车辆厂576万元净资产无偿送给北京汽车摩托车联合公司。这家原先只能生产农用三轮车的小企业,经对方注入7200万元资金和技术、设备之后,鸟枪换炮,生产起了中卡、轻卡、小卡、微卡。如今,北汽福田诸城生产基地产能达到了30万辆,成为全球最大的商用车生产基地。

       送出去的孩子成为顶梁柱,诸成汽车产业满盘皆活。

       义和车桥原是一家渔具生产企业,濒临倒闭。后来,义和傍上北汽福田,专门为其配套汽车前桥,短短几年,产值就达到亿元,目前已成为亚洲最大的车桥生产企业。长成小巨人的义和车桥,又带起下游近百家配套企业,其中的美晨公司已成长为上市公司。


       在北汽福田产业磁场的吸引下,外地配套企业纷纷前来。在北汽福田诸城奥铃汽车厂东侧,是青岛知名企业青特公司,专为北汽福田配套而投资兴建的,西侧是上市公司辽宁曙光专门为北汽福田配套建造的分厂。依托北汽福田,诸城已形成了较完整的汽车产业链,相关配套企业达300多家,规模以上企业有160多家,产业产值达到600多亿。

       产业链演绎的魔力在其它行业也日益显现。

       纺织服装业,以新郎、帅领、昊宝等男装品牌为龙头,带动了相关配套企业百余家。食品加工业,形成了从良种繁育到屠宰、深加工、消费完备的产业链条,促使诸城工业和农业、工人和农民形成一个经济联盟,县域经济发展活力大增。

       在诸城,随便问一个当地人,他顺口就会给你数出一长串品牌名称:新郎、桑莎、昊宝、得利斯、诸城外贸、惠发、魏榛、华宝……这个新兴的品牌之城,有着许多同等规模城市无法比拟的家底:拥有国家级品牌40多个,省级品牌80多个。一个县级市,这么多的知名品牌,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诸城品牌的成长轨迹与诸城经济的发展紧密相连。正是雄厚的产业基础,孕育出名牌产品的累累果实。而众多品牌,多数产自于四大产业集群。

       作为诸城食品行业的龙头企业,“得利斯”在1999年成为潍坊市第一个中国驰名商标。此后,新郎、尽美、泸河等品牌相继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兰凤、北极神、小康、义和等成为山东省著名商标。食品行业的龙头企业诸城外贸,现已有1个中国驰名商标、5个中国名牌、2个国家免检、6个山东省名牌。这是诸城市实施品牌战略、发展品牌经济的一个缩影。

       诸城品牌集群的形成,来自于品牌素质的保证。新郎公司以重金先后聘请了3位世界级服装大师担任技术顾问,以年薪300万元聘请了世界著名五大服装设计师之一的意大利人特拉纳作为公司首席设计师。这也使得新郎公司跃升为全国服装行业20强,新郎商标更是先后获得山东省名牌产品、山东省著名商标、中国驰名商标、中国名牌、国家免检产品等称号。

       从一家小面粉厂发展到今天的“得利斯”,一样对品牌素质有着严格要求。其出口产品,曾经受了对产品质量要求苛刻的日方前后上万次检验,但没有一次不合格。

       企业发展,品牌领先。这已成为诸城企业的共识。

       在家家悦集团的每个店内,都可以采购到惠发食品生产的肉丸。能够进入国内知名超市连锁企业,自然与惠发食品的产品质量相关。而良好的产品质量背后,是惠发集团对品牌建设的不懈追求。

       走进山东惠发食品公司总部,横挂在厂区内的“争创世界名牌”标语引人注目。公司总经理惠增玉认为,一个没有品牌的企业,不能称之为企业,只不过是一个加工厂而已。只有建立自己的品牌,企业才有持续发展的可能和动力,才有可能发展成为百年企业。

       品牌的簇群效应,提升了诸城的知名度。在诸城,生产男装的品牌企业就有4家,这也为诸城赢得了中国男装名城的称号。诸城还先后被评为全国食品工业强县、山东省汽车工业产业集群、山东省商用车及零部件制造业基地。

       在山东华宝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时产650头的生猪屠宰流水线上,单班日宰杀能力可以达到5000头,分割2000头,冷库速冻能力400吨/日,冷藏能力10000吨。公司被评为“国家商务部应急商品数据库重点联系企业”、“全国猪肉安全生产与消费行动计划争创企业”。

       面对未来,诸城人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制定了更宏伟的战略目标:争当全省县域经济排头兵,跻身全国百强县市30强。

       以大企业、大品牌、大产业为特色的“群象经济”,在诸城已然崛起。

       可以说,没有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产权制度改革,就没有诸城工业经济的今天。

 三、龙凤呈祥:楼宇经济和农村社区化建设

 进入新世纪,一个更为辉煌的跨越式发展战略,在诸城迅速变成了现实。

       新世纪的
诸城市领导班子积极作为、科学务实,把旧城改造和发展楼宇经济作为提升城市品位、改善群众居住环境、推动城市经济内涵式发展的核心,突出规划论证的调控功能和前瞻性、权威性。他们本着量力而行、尽力而为、适度超前的原则,努力提高建设楼宇的规划设计档次,对重点公益性项目以及重点区域、重要地段的项目规划方案,聘请国内外著名设计单位和知名专家进行规划论证,同时认真听取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建议,广泛征求市民意见,使规划设计方案充分体现地方历史文化底蕴,实现了旧城改造和楼宇项目建设从点上突破到大面积成片组团开发,既改善了投资环境,又提升了城市品位。

       为加快楼宇项目建设步伐,诸城市专门成立了旧城改造办公室,为楼宇项目建设提供全程服务。他们坚持用合理优惠的政策作为调配杠杆,出台了《关于进一步鼓励旧城改造工作的补充规定》、《关于支持和促进房地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和《诸城市旧城改造、城镇建设工作考核奖惩暂行办法》等相关规定,对按期完成楼宇项目工程建设任务的,在土地拍卖收益、收费、税收等方面严格落实相关优惠扶持政策。对高层楼宇项目免收基础设施配套费;项目建设过程中,除企业经营性收费按市场化运作外,其它所有收费及押金全部免除;高层楼宇销售实现的税收地方留成部分,实行财政等额扶持。乡镇(街道)驻地改造也享受城中村改造的优惠政策,鼓励驻地村庄拆迁改造,提升小城镇建设档次。结合农村社区建设,该市推动农民生活居住向农村社区中心村聚集融合,对到农村社区中心村及镇驻地、城区新建或购买楼房的农民,每平方米给予160元或180元的补贴。良好的发展环境,充分调动了各级各部门参与楼宇项目建设工作的积极性,吸引了外地房地产开发、投资公司来诸城投资置业。

       短短几年过去了,曾经的质疑、否定没有了,如今的诸城,已经构建了现代化城市的大格局。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现代化的街区设施,无不彰显着楼宇经济带来的巨大实惠,在周边县市还在向着中等城市发展的情况下,诸城已经开始了大城市发展的征程。

       同时,一个覆盖整个城乡的全新的社区化发展大幕,也在新世纪里拉开。诸城主动适应农村基层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新要求、新变化,以社区化为平台、网格化为基础、信息化为支撑、法制化为保障、一体化为目标,全域一体、城乡统筹,构建起社区化农村基层社会管理服务新模式。

       自2007年开始,诸城打破常规,创新性地开展“政府主导、多方参与、科学定位、贴近基层、服务农民”的社区化建设与服务,把全市1249个村庄规划为208个农村社区,加上27个城市社区,全市共有社区235个。他们以社区为平台,以“两公里”为半径,将公共管理服务职能延伸到农村基层,在社区服务中心设立综治维稳工作站、群众工作站、警务室、卫生室等服务站室,配套建设日用品超市、农资超市、快餐店等生产生活服务设施,打造起“两公里公共服务圈”,为百姓提供方便、快捷的社区服务。同时对这235个社区实行网格化管理,以社区为单元确立管理服务网格,每个自然村、驻区单位作为二级网格,各设1名网格长,30户左右为一格,各确定1名信息员,将综治维稳、安全生产、环境整治、民生保障等工作沉到社区、纳入网格,实现了农村基层社会管理服务无缝隙、全覆盖。

       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的老宋,感受到了社区建设带来的巨大便利。买菜去超市、做饭用燃气、看病拿药就在社区卫生室里,比原来实在是方便多了。

       为百姓服务,就要让百姓富起来。诸城将产业发展作为“全域一体、城乡统筹”的重要举措。对于原自然村的集体资产,通过成立经济联合社的方式,进行统一管理,流转农村土地,壮大社区集体经济,发展社区产业。

       诸城依托社区,培育起社区特色产业,推动农业生产向合作化、规模化、高效化经营转变,目前全市规模以上农业龙头企业发展到280多家,流转土地总量达到34.6万亩,建起国家级农业产业标准化示范区(基地)9个,高效农业面积达到70多万亩,培育特色产业社区112个。同时,诸城还在积极建设社区特色产业园区,承接市镇产业向农村的延伸和转移。目前,农村社区产业园区入住企业1229家,超市营业总面积19.8万平方米,带动15万社区群众在家门口实现就业。

 四、飞龙在天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强化以工补农、以城带乡,推动形成工农互促、城乡互补、协调发展、共同繁荣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这一重要要求,为我们做好乡村振兴工作指明了方向。在新的形势下,如何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发展,诸城市委书记桑福岭同志和新一届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作出了明确的布局和规划。

 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不能就乡村论乡村,必须走城乡融合发展之路,这一点,是诸城人民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形成的宝贵经验。这条路怎么走,对各地而言既是发展的考验,也是发展的机遇,更体现着治理水平与治理能力。近年来,诸城市因地制宜,充分发挥农业产业化、农村社区化两大优势,深入推进生产园区、生活社区、生态景区“三区”共建共享,把工业和农业、城市和乡村作为整体统筹谋划,促进城乡在规划布局、产业发展、公共服务、生态保护等方面的相互融合和共同发展,推动形成新型工农城乡关系,在城乡融合发展中振兴乡村。

 壮大产业,强化城乡融合发展支撑。乡村振兴,关键是产业振兴。要借助工业优势,运用工业思维,谋划乡村产业发展。诸城以工业立市,工业基础雄厚,我们用工业化思维谋划乡村产业发展,在乡村建设特色生产园区,引导工商资本下乡,带动高新技术、高端人才、先进理念等向农业农村流动,推动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现代农业新业态、新模式,推行“大区域多主体”、“大园区小农户”等利益联结机制,增加农民经营性、财产性和工资性收入。

 突出社区,夯实城乡融合发展基础。城乡融合发展,要把城镇和乡村贯通起来,推动城镇基础设施向农村延伸,城镇公共服务向农村覆盖,城镇现代文明向农村辐射。诸城早在2007年就开始推行农村社区化,以社区为中心,实现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等资源下移,建成乡村“两公里服务圈”;以社区为平台,集聚土地、人才、资金等资源要素,破解村庄散弱且空心化、人才流失且老龄化、农业分散且兼业化等难题。诸城市的深入做法是在充分尊重农民意愿和农民创造的前提下,宜集中则集中,宜就地提升则就地提升。

 改善环境,优化城乡融合发展空间布局。城乡融合发展,要打造集约高效的生产空间、宜居适度的生活空间、环境优美的生态空间。诸城致力于推进全域绿色化、景区化,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持续擦亮“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名片,努力打造宜居宜业美丽城市。同时,发挥农村生态环境优势,推动乡村自然资本加快增值,实现百姓富和生态美的有机统一。例如,地处半丘陵地带的诸城大源社区,曾经遍地荒岭荒滩,通过种植苗木,建起了大源田园综合体,吸纳了800多名居民成为产业工人,建成免费对市民开放的17处旅游景点,成为诸城西南角的“城市绿肺”。

 没有农业农村现代化,就没有整个国家的现代化。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快推动乡村振兴,建立健全促进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带动乡村产业、人才、文化、生态和组织振兴。在城乡融合发展中推进乡村振兴,要一体发展、全面进步,把发展振兴的成果落实到提高农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上。在发展中时时从农民角度出发、处处为百姓着想,我们就能让乡村的明天更加美好。

 2020年金秋十月,为了歌颂建设美丽乡村、打造齐鲁样板的勇于开拓创新的典型,记录和弘扬新时期的“诸城模式”,我们来到了诸城东南部山区,走进了那一片片榛香四溢的榛子园。在榛子园里,我们第一次见到了年过花甲的魏本欣先生。

 六年以前,魏本欣先生是诸城市的一家大型的铸造企业——诸城市华欣铸造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领导着年生产能力可达到4万吨以上、产品远销欧美、年上缴利税超过三千万的大型铸造企业,是山东省铸造行业综合实力评比中获得铸造50强的企业和中国铸造行业的百强企业。

 这是一位创造奇迹的老人,他的过去,就是一部草根创业的传奇,他在过去几十年创造了亿万的财富。可敬的是,2015年他在年过花甲的时光,一头扎进了诸城东南部山区那片贫瘠的山岭,为了那一座座贫困的山村早一天脱贫致富,为了实现一个共产党员的庄严承诺,他拿出了自己一辈子的积蓄,几个亿的资金投到了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带动了5000多户山区百姓走上了富裕之路,他自己也以花甲之龄夜以继日的奋斗在那片光秃秃的山岭间。

 从2015年种下第一粒种子,短短几年过去了。曾经来过这里的人们,再一次走进诸城的东南部山区,人们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全国最大的榛子产业的林区,山连山,岭连岭,一座座秃岭已经变成了榛香四溢的花果山。魏本欣和他所领导的诸城华山农林有限公司和诸城三羊榛缘有限公司,正以超出常人预料的速度在飞速发展。

 随着三羊榛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产品研发上的不断努力,一款一款的榛子产品相继走下生产流水线并很快被市场所接受,销往大江南北,并走向了世界。产品的品质也得到了权威部门的充分肯定和褒奖,连续获得了第十四届、第十五届、第十六届中国林产品交易会金奖,第二十届中国绿色食品博览会金奖,被认定为齐鲁放心果品品牌……

 在华山农林公司和三羊榛缘公司对于榛子产业链的一步步完善打造下,“魏榛”的品牌效应越来越大,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有志于从事坚果产业的企业,走进了诸城东南部山区,走进了华山农林公司。大家结成了“华山榛业联盟”,共同把榛子产业这块蛋糕做大做强。

“百棵低保,千棵养老,万棵发家,百万棵造福一方。”这句话成为魏本欣鼓励乡亲们种榛子的座右铭,“我种在常山的榛子树,4年就进入了盛果期,亩产500斤以上,这就是1万元的收入,抵得上咱们种10亩田的收入。”在老魏的鼓励下,越来越多的乡亲们逐渐对种榛子产生了兴趣:“老魏这个二十年不种地的老板能行,咱种地应该也不差起他才对。”

 目前,“华山榛业联盟已经在山东、河南、江苏等地,拥有了一百三十多家企业的联盟发展,在全球榛子产业领域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实体。在这个产业里,也有了中国的声音。

       2021年阳春三月,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同志来到诸城,深入企业、园区、乡村、革命纪念馆调研。在调研过程中,他语重心长的强调,要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在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中推动高质量发展。要扎实开展党史学习教育,坚定信念、凝聚力量,以昂扬姿态开创各项工作新局面,以优异成绩迎接建党100周年。

 刘家义说,农业发展潜力巨大,希望企业抓住机遇,提高农产品深加工水平,延伸产业链价值链,不断做优做强做大。要加强科技创新,破解种子等“卡脖子”难题,打造标准制定基地;要在体制机制创新上下功夫,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要高度重视农产品和食品安全,加强质量监测,实现从农田到餐桌全过程可追溯。

 回首四十年的发展历程,一代代诸城的创业者们,在党中央政策的指引下,在一届一届诸城市党委政府的领导下,顽强拼搏,锐意创新,走出了一条光明的发展之路,创造了被历届中央领导肯定的“诸城模式”,带领一百多万诸城人民群众,以昂扬的斗志,向着崭新的第二个百年目标,阔步前进。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中使馆提醒在美中国公民警惕针对亚裔的歧视和暴力,加强防范
下一篇:最后一页